主页 > 挑战不可能 >

戏里戏外挑战不可能

/2019-03-29 21:31

  看过《碟中谍6》之后,有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:如果小李子能凭《荒野猎人》获得奥斯卡,为啥阿汤哥就不能凭“碟中谍”系列拿到小金人呢?一个是在冰天雪地挨冻,一个是攀爬世界第一高楼、高空跳伞外带驾驶直升机,谁能说后者所付出的努力和获得的艺术效果不如前者呢?更何况“碟中谍”系列已然拍到了第六部,这最新一部一经推出,立刻在全球再次赢得一片叫好之声,这本身就是在完成一项“不可能的任务”了吧。

  在《碟中谍6》中,汤姆·克鲁斯饰演的伊森·亨特领导“不可能任务行动小组”要对抗的反派和上一部《碟中谍5》差不多,都是国际犯罪组织辛迪加。这次他们要设法取得流失在外的钚元素,以免其被辛迪加组织用来毁灭世界。而在环环相套的运作之下,要获得钚元素,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救出伊森他们在《碟中谍5》中逮捕的辛迪加领袖莱恩。不料行动小队中又出内鬼,使得整个行动一波三折,扑朔迷离……和当今大多数动作大片相比,“碟中谍”系列的情节要相对复杂一些,尤其是这一部,在某种程度上回归了1996年第一部的复杂结构和悬疑氛围,不能不说是创作者对当今观众的一种信任:即便是来看动作大片的观众,也不会满足于纯粹的感官刺激。这种信任与尊重,实在是难能可贵。

  说起对前作的继承,我们在本片中除了可以感受到首部《碟中谍》那种浓重的悬疑气息,还能够看到很多对其他经典电影桥段的借用。比如片中在高架铁路下的追车场景,就是导演在致敬《法国贩毒网》里的标志性追车;片尾伊森在直升机下方挂着的货物上荡来荡去,很容易让人想到007系列之《黎明生机》里非常类似的场景。可以说,这种对经典影片的活学活用,遍布整个“碟中谍”系列,第四部中伊森从克里姆林宫溜出后,用反穿军装的方式进行伪装,这个点子同样是来自他的间谍同行007;而第五部中女主角伊尔莎的刺杀行动以乐谱为号,定好在歌剧表演中的某个音符出现时开枪,完全就是照搬自希区柯克的《擒凶记》……这些将老电影元素融入新片的方式不但相当巧妙,更因其中的文化传承精神令人感动。而在《碟中谍6》上映之后,国内外影评人提到最多的,是汤姆·克鲁斯对老电影人巴斯特·基顿的继承。

  巴斯特·基顿是默片时代的喜剧大师,他的大部分代表作均出自上世纪20年代,其中《将军号》一片不但被誉为“最伟大的默片”,在众多榜单中也被列为影史上最伟大的影片之一。基顿在创作中经常身兼主演、导演、编剧和制片多职,而他的最大特色不只是搞笑,还有亲自表演所有高难度特技动作。如果你看过他影片中的那些特技,就会发现是有多么讲究技巧和力量,同时又是多么危险……这下你明白影评人为什么拿克鲁斯比基顿了吧!而两人的另一个相似之处,就是跑步的姿势,大幅度的摆臂,百分百的专注投入,让人感觉无论什么艰难险阻,都挡不住他们。

  《碟中谍6》开篇不久,为成功潜入一处活动现场,伊森·亨特需要高空跳伞、低空开伞,为了拍摄这个情节,克鲁斯用一年的时间学习,并在反复跳伞106次之后终于获得了电影所需的镜头……这些举动所传达出来的信息恰好暗合了“碟中谍”系列主人公伊森·亨特的精神:完成不可能的任务,无论多艰难,不可阻挡。

戏里戏外挑战不可能